资料文档
中国的碳中和只是绿色的“热空气”
发布时间:2020-10-18 02:55:22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月在联合国大会上作出承诺,中国要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中国的这一宣示在全球引起巨大反响,赞赏者有之,怀疑者有之,批评者也大有人在...

但中国会这样做吗?中国能够实现这一目标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就这一问题对加拿大智库国际探索(International Probe)执行主任帕特里莎-亚当斯(Patricia Adams)进行了采访,本刊将采访的主要内容摘译如下(主持人为Tom Switzer)。

问(Tom Switzer):习近平承诺,到2060年中国将实现碳中和,媒体对此予以赞赏。但是,中共领导层是否真正致力于在四十年内将排放量削减为碳中和?

答(Patricia Adams):其实,他最近做出的承诺与2015年在巴黎签署协议时所做的承诺并没有什么不同。 习当时承诺中国将在2030年达到排放峰值。至于中国实现碳中和的40年预测:这实际上没有什么意义。毕竟距离现在还很遥远,但中国实现碳中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为什么呢?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正为自己的生存而努力。且试图通过创造就业机会以及清洁空气来实现这一目标。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为了解决本国人口这个最大的脆弱性问题,他们一方面要发展经济为人们提供就业机会,同时也要有清洁空气,使人们不会反抗。最保守的估计,中国每年可能有5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不仅空气,还有土壤和水污染。在过去的十年中,那里的人们已经厌倦了令人窒息和死亡的空气,而空气污染已经成为中国最敏感的问题之一。因此,共产党要生存就必须解决这两个问题。

但为了做到这一点,的唯一办法就是购买和保证化石燃料供应,以及比过去更多地使用更清洁的化石燃料,并且他们知道,可再生能源根本无法满足需求,他们不会这样做。为了保证化石燃料供应,他们必须开发自己的煤炭,必须进一步开采石油,但这非常困难,因为他们的石油储量有限,只有在老旧油田采出最后一点点油。与此同时,他们也无法大幅增加天然气供应,因为作为中央计划经济体,他们没有太多的创新,没有价格机制,也没有激励机制,该行业没有吸引力。有外国人试图进入那里进行水力压裂,一段时间后他们也放弃了。

问(Tom Switzer):我们一直听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风能和太阳能开发,而且中国在能源结构中对煤炭的依赖正在下降。所有这些难道不都暗示着中国政府确实在大幅削减排放量吗?

答(Patricia Adams):没有。就百分比而言,来自煤炭的能源数量已经下降。绝对来说,它上升了。实际上可再生能源仍然仅占其总能源供应和总能源需求很小的一部分。所以说这个说法只是叫得厉害。他们在农村地区建立了庞大的太阳能电池板设备,但我应该补充一点,实际上在这方面存在很多阻力。因为吗那里的人们不喜欢占用土地。他们建造风车,但人们不喜欢住在风车旁。即使将所有这些都加在一起,它也仅占中国工业和民用能源的一小部分。而化石燃料仍然是该国的主要能源,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为确保供应而非常努力工作的原因。这也是他们要确保南中国海并宣布拥有主权的原因。

问:所以在这里要澄清一下:您的观点是,中国共产党显然专注于经济增长,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碳能源仍然是经济增长和减少贫困的最廉价方式,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生产,进口和消费国。这是您的观点,对不对?

答:是煤炭,但不只是煤炭,还有石油和天然气。 他们正在开发一些更具创新性的甲烷气体,并将部分煤转化为天然气。 如果将所有这些化石燃料放在一起,它仍将占其全部能源供应的约84%,并将继续这样做。

问:好的,现在让我们回到巴黎。在2015年,气候保护的捍卫者们指向绿色气候基金,主要由美国和欧盟领导的富裕国家应该提供约1,000亿美元的援助给发展中国家使其经济脱碳。巴黎协议签署已经过去了五年,这是如何实现的?

答:进展似乎不那么顺利。他们已经设法筹集了62亿美元,但距离筹集1,000亿美元,建设143个项目的目标相当遥远。 这里头显然有很多内斗,管理很差,这并不奇怪。 领导人很容易前往巴黎并做出类似这样的宏伟承诺。 但是,当一推再推时,他们只是没有拿出钱来。

问:好的。但是,如果没有经合组织国家的巨额补贴来支持绿色技术,北京又如何才能实现其排放目标呢?

答:嗯,不是。它只能在国内扩展其可再生能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出口。但即使欧洲,美国也阻止了技术转让,他们说技术从西方制造商那里被盗(或知识产权被盗)。在某些情况下,该技术也有后门,他们担心这使得欧美国家的电力系统变得脆弱。

中国政府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对其进行推广,并且可以通过农村国家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事实上他们正在这样做,但这也很麻烦。在“一带一路”计划的实施过程中,他们的钱已经用光了,而且他们也正从扩张的国家中撤出资金,并拥有这些项目。因为正如许多人听到的那样,他们创造了债务,东道国政府必须偿还这笔钱。不过在某些情况下,这些项目无法正常运行,因此东道国政府拒绝偿还这些钱。为此中国政府不得不撤销了其中的一些贷款,因此进展也不顺利。

问:我们暂且把绿色基金的话题放一边...批评者也许会说,随着中国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其增长将更多地受到技术和服务业的推动。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碳密集度较低的经济?

答:不会。他们的目标是迈向像西方工业化国家(例如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或欧洲国家)一样的能源组合,而我们约80%的能源来自化石燃料。所以我不知道中国为什么突然会变绿。虽然大家都欢迎他们的尝试,但我认为中国很难做到。原因在于,可再生能源没有保障,间歇性运行,并不是可靠的动力来源。在解决了以电池形式存储的问题之前,这已经是几十年来的老问题了,科学家们一直无法开发出能够正常工作或能够存储足够能量的电池。可再生能源的问题是必须始终具有热电备份功能,当太阳不照耀并且风不吹时,如果您希望拥有可靠的电源和热量,就必须拥有可以快速开启的热电设施。在拥有可再生能源系统的任何地方,基本都是如此。

问:这个万亿美元的“中国一带一路”的计划怎么样了?近年来,世界银行,特别是在奥巴马总统的领导下,一直拒绝对煤炭和其它化石燃料进行投资。中国领导的``一带一路''是否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

答:不!实际上,他们一直在做相反的事情,环保主义者发现了这一点,不过这确实是可以预见到的。中国政府一直做的一件事就是,当他们结束在中国建设项目的时候,就会把目光投向国外以保持其劳动力的流动。例如,三峡大坝就是这种情况。他们拥有庞大的员工队伍来建设它,当项目结束时,他们不得不为这些工人做些事情。发生的事情是,“一带一路”计划的很大一部分资金将用于建设发电厂,而且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中,它们通常是污染更严重的发电厂,燃煤发电厂,我相信这些国家中有300个已建或正在建设中的项目。

问:300座燃煤电厂?

答:是的。或化石燃料。

问:这主要是在东亚和非洲吗?

答:是的。绝对是,还有拉丁美洲。

问:我的同事们共同整理了一些东西,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ABC小组计划,有点像BBC的质询时间。与会嘉宾几乎都同意,可以相信北京的领导层会坚持其零排放计划,因为他们的论点是减少中国的排放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但我要说的重点是,这种根本性的能源转型将损害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 …

答:我认为澳大利亚很容易受到中国共产党政策的影响,但这不是出于经济原因,不是出于能源原因,而是出于政治原因。我认为,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对其它国家施加压力,并认为例如应该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那么就将受到中国政府的压制,这将惩罚澳大利亚人。

请务必记住,中国的化石燃料对共产党的生存至关重要。可再生能源是宣传。是将自己涂成绿色。中共将始终需要化石燃料,而他们将始终需要澳大利亚的化石燃料。问题变成了:他们想惩罚澳大利亚吗?

现在,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因为我认为发生的事情是自巴黎(协议)以来我们都意识到中国政府不可信任。他们绑架了澳大利亚的公民,绑架了加拿大的公民,无故关押他们,违反了国际条约,比如“一国两制”的香港。我认为自巴黎(协议)以来发生的事情是人们意识到中国政府无法信任。因此,举例来说,习近平主席所作的承诺只是热空气。这只是一个承诺。其实什么也没有,正如我说过的,化石燃料对中国和共产党将永远是重要的,就像对我们所有国家一样。

可再生能源确实是在洗刷绿色,试图让自己成为这个世俗的世界的绿色斗篷。举世震惊的事实是,例如,中国公民,一些最著名的学者和作家称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谋杀性的政权,这是他们的话,而不是我的话。我认为我们都已经开始以一种在签署《巴黎协定》时没有的方式理解这一点。因此,如果我在澳大利亚,也正如我们在加拿大所提倡的那样,是时候脱钩了。是时候减少我们对中国贸易的依赖了,因为不可靠,也不值得信赖。


英文原文链接:https://journal.probeinternational.org/2020/10/08/hot-green-air/

英文音频链接:https://www.abc.net.au/radionational/programs/betweenthelines/donald-trump-covid-debate-china-green-energy-goals/12742960